“鲁尼时间”如约而至德比郡逆光生长

“如果你在伤停补时取得进球——还记得更衣室当时的反应吗?那无疑是激动人心、引爆士气的一刻。当改写比分一幕从耳边传来时,他们会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分享给家人们。是的,这就是逆转的价值。”史上最伟大的主教练——在他的执教下,鲁尼效力曼联的13年间,他因在比赛尾声攻入决定性的进球而声名狼藉;尤其是在老特拉福德,全盛时期的曼联,“弗格森时间”常常让敌对球迷感到不快。然而,92-93和12-13两个赛季,曼联在伤停补时阶段的进球数仅为16粒,在,后者更是以24粒高居榜首。这些数据表明,所谓的弗格森时间带来的威胁有点夸大其词了。将士一种必胜信念的象征,而不是作为支撑证据的一种理论。尽管数字证明事实并非如此,即使处于比分落后、比赛临近尾声,曼联的球迷和球员都仍然坚信球队能够完成绝杀、创造奇迹。对于年轻球员而言,没有比弗格森治下的曼联拥有更好的胜利氛围了。彼时,曼联彷如一台奖杯收割的机器,而鲁尼在红魔期间赢得了五个英超冠军和一个冠军。如今,作为一名主教练,鲁尼已经把这种胜利的哲学文化灌输给了德比郡。虽然球员时代的鲁尼很少替补登场,但弗格森时间的一个核心部分则是利用替补席上的奇兵寻求绝杀——99年欧冠决赛的补时阶段,凭借谢林汉姆的扳平进球和索尔克斯亚的制胜进球,成为了弗格森治下“超级替补”出奇制胜的教科书典范。虽然这个特例发生时鲁尼尚未进队,但在弗格森的曼联教鞭下,根据场上变化替换球员一直都是曼联的一项制度。在鲁尼的带领下,德比郡的替补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在科林-卡齐姆-理查兹受伤之前,他经常在比赛60分钟左右,被要求投入更多的体能用于进攻。在12月27日对阵西布朗的比赛中,理查兹攻入了制胜球,并在2月2日0-2输给哈斯菲尔德的比赛中不幸受伤——在这六场比赛中,他五次替补上阵,取得了三个进球。然后与斯托克城的一役,他在第85分钟的进球帮助球队取得了胜利。而这个进球,来自同样替补登场的拉威尔-莫里森:他截获了对手一次失误传球后,领球向前推进…并最终助攻理查兹——首先他晃过了防守队员,将对方留在了原地,然后抢在亚当-戴维斯出击前射门得分。而这是他第二次,在众多职业生涯比赛中,后备上阵完成绝杀。接下来他们作客来到雷丁,卡齐姆-理查兹在第86分钟替补上场取得了进球,之后柯蒂斯-戴维斯在伤停补时的第一分钟又攻入第二个球。而两个进球均是来自边路传中头球抢点。考虑到两翼马克斯-伯德和内森-拜尼的传中能力,在比赛后期,鲁尼的进攻路线经常会选择两边大量的传中输送,这一点倒是意料之中。在比赛末段加大传中的力度,也经常是爵爷时代曼联破局的手段之一。苏格兰人认为想要在僵局中改写比分,需要尽可能多的进攻球员参与高位压迫,并通过两翼传中的方式,把球送至区附近寻找得分机会。当谈及到从边路寻找迟来进球的诀窍时,这位前曼联教父则表示:“如果你为曼联踢球,应该明白这种风险会一直存在。同样,没有必要在中场虚张声势地进行传球,而是应该冒险尝试把球推进至禁区——因为你不会选择从40码射门。”那些大俱乐部经常取得迟来进球的另一个原因是,那些挤爆看台的观众,更愿意看到球队高举进攻足球旗帜。前英超裁判格拉汉姆-波尔承认,看台上的压力会“潜意识地”影响当值裁判队伍的决定。“当你每一次分析和思考场上局面时,你的执法压力会来自于老特拉福德、酋长球场或斯坦福桥球场的看台,即使潜意识里,压力也会无处不在、暗中影响你的判罚。”在德比郡本赛季的其中两场比赛中,他们的上座率记录都超过了3万人,且最终均在补时阶段拿下了比赛。这可不是巧合。首先,在对阵伯明翰的比赛中,克莱斯蒂安-别力克在普莱德公园球场的家乡父老面前,用一记精彩的倒勾挽救了球队,拿到了1个平局积分。而他的上一个进球还要追溯到19年新冠爆发前。别力克补时绝平的进球同样也来自于传中——在队友理查德-斯特尔曼争顶赢下头球后,顺利横敲给了这位波兰国脚。然而就在上周末,与彼得堡联一场降级区六分的关键对话当中, 小将路易-西布利替补上阵,最终杀死了比赛。在西布利补时上阵绝杀前,德比郡曾在对方半场布置了多达7名攻击手——此时对手只有10人应战。这更能体现弗爵爷的准则的价值所在:在比赛后期要求球员投入更多火力、迫使对手转入防守、取得进球的原则。通常情况下,正是这种进攻人数上的优势最终把皮球送进网窝。鲁尼为德比郡孕育了胜利的文化:他复制了自己在曼联时代所恪守的红魔精神——那时他所身处的红魔,在欧洲还是其中一支所向披靡、一骑绝尘的球队。在弗格森爵士(这位足球史上最伟大的教头之一)言传身教之下,他的弟子鲁尼,通过高举坚持胜利、永不言弃的大旗,为德比郡刻下了一种不可多得的冠军心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